2012年7月18日 星期三

為什麼挪亞詛咒含(迦南)?

為什麼挪亞詛咒含(迦南)?
黃春生牧師

這問題主要是來自創世記9:18-29的記載。這段經文告訴我們,「挪亞是農夫,也是第一個培植葡萄園的人。有一次,他喝酒喝醉了,脫光衣服躺在帳棚裏。含(迦南的父親)看見他父親赤身露體,就出去告訴他兩個兄弟。閃和雅弗拿了一件長袍,搭在兩人的背上,倒退走進帳棚,把那長袍蓋在父親身上;他們把臉轉向外面,沒有看見父親赤裸的身體。挪亞酒醒後,知道他最小的兒子所做的,就說:迦南該受詛咒!他要作他兄弟的奴隸。」(創9:20-25)

為什麼含(Ham)看到挪亞(Noah)赤裸的身體就被詛咒?為何挪亞對此事如此生氣?

第一種解釋,認為含和/或迦南(Chenaan)應該不只看到赤裸的挪亞。他們將創世記9:24「知道他最小的兒子所做的」天馬行空的解釋,他們認為可能是含或迦南雞姦、強姦或侮辱挪亞。創世記34:2示劍「看見」底拿,就拉住她,姦污她。「看見」是強姦的委婉說法,因此,學者認為含和或迦南「看見」赤裸的挪亞,象徵強姦或侮辱挪亞。但是從上下文本中,我們找不到這樣的記載,只能將此解釋當作是臆測 。

第二種解釋,是類比羅得醉酒的事件。利未記20:11說:「若有人跟他父親的其他妻子私通,兩人都要處死;他們罪有應得。」此解釋就是假設含與挪亞的妻子發生性關係,而帶來挪亞的詛咒。因為「赤身露體」或「露其下體」在舊約中是近親亂倫的委婉說法(利18:6-8; 20:11; 申27:20)。因此,學者將挪亞(創9:18-29)與羅得(創19:1-38)做了比較,如下表;其結果就像創世記35:22所記載,呂便與他父親雅各的妾辟拉同寢,而受到父親的責罰而挪去呂便長子的名分(創49:4)。但從上下文看來,只能將此解釋當作一種參考
挪亞與兒子羅得與女兒
大洪水之災硫磺火之災
劫後餘生者:挪亞一家劫後餘生者:羅得與女兒
挪亞醉酒羅得醉酒
亂倫:兒子與母親亂倫:女兒與父親
敵人:迦南人的起源敵人:摩押及亞們人的起源

第三種解釋,就是按著字面解釋。
「含(迦南的父親)看見他父親赤身露體,就出去告訴他兩個兄弟。」他看見了父親赤身,不但沒有按規矩行事,也可能在告訴兄弟時,加鹽加醋的形容父親的露體醜態。然而,閃和雅弗拿了一件長袍,搭在兩人的背上,倒退走進帳棚,把那長袍蓋在父親身上;他們把臉轉向外面,沒有看見父親赤裸的身體。這樣的作法,除了不讓赤身的父親在酒後受涼生病之外,更要緊的是給父親「遮羞」。

當挪亞清醒後就說,迦南當受咒詛,必給他弟兄作奴僕的奴僕。這裏的迦南,雖代表「個人」。但是,實際上當聖經提到這些「個人」時,往往是指集體的族人或國家,正如聖經常常用以色列來指以色列人,用埃及來指埃及人等。故此,迦南當受咒詛的話,也可解作迦南人當受咒詛。

後來的人之所以會將閃、含、雅弗當成世界人口、地位的分布,多少也受到他們名字的意涵所影響。「閃」意旨名字,名聲;「含」意思是熱與黑;「雅弗」意旨擴張、美好;「迦南」是指低窪地、鄙陋、商人。

閃代表巴勒斯坦以東的閃族,希伯來人便是從中出來的;雅弗代表巴勒斯坦以北及以西的種族,而含則代表非洲民族,最接近的是埃及人,而他們以外,則是他們以南的黑種人。就種族觀點說,這種區分也有不正確的地方。例如,以攔是閃的一個兒子。但是如今伊朗或波斯所住的以攔人,在種族上卻不是古代以攔人。最大的問題乃是把迦南人歸於非洲國家,但是迦南人與希伯來人同屬閃族,住在同一地方,也說同一種語言。 

無論挪亞的詛咒如何,新約時代已經化解詛咒,是新的救恩時代。因此,保羅說:「這樣說來,不再有希臘人或猶太人的區分;也不再有受割禮、不受割禮,野蠻的、未開化的,奴隸或自由人等的分別。基督就是一切,基督貫徹一切。」(歌羅西書3:11),基督徒必須知道創世記9:25-27將人類宗族加以等級區分一事,正是上帝要在基督裡拆毀並重新建造的。保羅在以弗所書2:14更進一步的說:「基督親自把和平賜給我們;他使猶太人和外邦人合而為一,以自己的身體推倒那使他們互相敵對、使他們分裂的牆。」因此,我們在解釋「為什麼挪亞詛咒含(迦南)?」時,必須回到新約的教導,以免我們仍活在律法與詛咒的舊時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