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8日 星期六

使徒行傳21:37-22:30改變人的真光

改變人的真光
2020.2.9台北濟南長老教會講道篇
使徒行傳21:37-22:30

可是聖靈臨到你們的時候,你們會充滿著能力,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和撒馬利亞全境,甚至到天涯海角,為我作見證。(使徒行傳1:8)
上帝通過看來像似苦難的遭遇,卻使保羅得以在總督、分封王、皇帝的面前為福音作見證。第四次宣教旅程被動送到羅馬

一、保羅的辯護(21:37-22:5) 

羅馬帝國東部的省份,受到希臘文化影響比較大,慣用希臘語。
主後五十四年時,住在埃及的一位猶太人帶領匕首黨。
保羅說出他的背景,是要表明他是一位「熱心事奉上帝」的人。
迦瑪列是大拉比希列(Hillel)的孫子,被稱為「拉比的拉比」。

二、保羅敘述歸主經過 9:1-19 26:12-18

《使徒行傳》三處記載保羅歸主的經過(9:1-1922:6-1626:12-18)
那光是真光,來到世上照亮全人類。(約翰福音1:9)

當基督徒被迫害,等於基督受迫害。
耶和華看伊聖的百姓的死做真寶貝。(詩篇116:15 台語漢字)
啟示亞拿尼亞的是「我們祖先的上帝」。

三、保羅奉召向外邦人傳道(22:17-22)

保羅說上帝給他異象「到外邦人那裏去」,這話挑戰了猶太人。
弟兄們,我多麼熱切地盼望我的同胞能夠得救,也為著這件事不斷地向上帝懇求!我可以證明他們對上帝確實很熱心,可是他們的熱心並不是以真知識為基礎。(羅馬書10:1-2)

四、保羅奉召向外邦人傳道(22:23-30)

腓立比,保羅和西拉被鞭打時,並沒有說出他具有羅馬公民的身份(參考使徒行傳16:37)。但此次卻是在鞭打之前就說出自己的公民身份。

羅馬雄辯家西塞羅(Cicero)曾說:「捆綁一個羅馬公民是惡行;毆打他是罪行;殺死他便差不多像弒父一樣的壞。」

今日這一章帶給我們二項要緊的信息:

一、改變人的真光

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會得著生命的光,絕不會在黑暗裏走。(約翰福音8:12)

二、最美的見證,就是坦誠陳述自己的過犯,彰顯上帝的作為

第四世紀北非希波主教奧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寫下他的懺悔及信主見證《懺悔錄》(Confessiones)
最美的見證,不是述說自己賺多少錢、不是述說自己多麼成功。

問題討論:
1.保羅的見證為何不是強調他的高貴的法利賽派背景,而是強調他是一位迫害基督徒的人?
2.保羅從未迫害過耶穌,耶穌為何說:「你為甚麼迫害我?」這句話有何意義?
3.在我們的經驗中,你覺得「真光」是什麼?又如何改變人?

講道篇

改變人的真光
2020.2.9台北濟南長老教會講道篇
使徒行傳21:37-22:30
今天舉行今年度第一次聖禮典,領受耶穌基督救恩的宴席。特別在中國武漢肺炎侵襲全世界的此刻,我們更加要懇求上帝的醫治與看顧。我們也要特別為武漢肺炎疫情控制代禱,願上帝幫助中國成為更加透明的國家,對人民的苦難更有人性與愛心的關照。
從第廿一章卅七節開始,作者記載使徒保羅耶路撒冷凱撒利亞被監禁受審,接著上訴到皇帝(羅馬最高法院)的旅程,這一大段冗長的記載,佔了全書的四分之一,換言之這些記載在作者的眼中,非常重要。作者路加不僅描述保羅幾次出庭的場景,更記載三次長篇演說,其中兩次又複述使徒行傳第九章保羅歸主的事蹟。今天所讀的這一段記載,呼應了使徒行傳第一章八節所說的,「可是聖靈臨到你們的時候,你們會充滿著能力,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和撒馬利亞全境,甚至到天涯海角,為我作見證。」作者要告訴當時的教會與今日的基督徒,福音要傳到地極天涯海角,這是聖靈的工作。上帝就是通過看來像似苦難的遭遇,卻使保羅得以在總督、分封王、皇帝的面前為福音作見證。在獨裁的帝國之下,一般人很難見到分封王及皇帝,但上帝卻讓使徒保羅在苦難中向世界的權力核心介紹上帝國的救主耶穌基督。在《出埃及記》裡,我們也看到上帝使摩西去見法老,要求法老釋放被奴役的希伯來人,但是法老沒有謙卑柔和的心,他的心剛硬不聽上帝的話,也不將人的生命看在眼裡,歷經十災才鬆手釋放被壓榨的人民,讓他們獲得自由。
現在我們來看使徒保羅上訴羅馬皇帝,展開所謂的第四次宣教旅程,這最後一次的宣教旅程也是被動送到羅馬的。

一、保羅的辯護(21:37-22:5) 
21:37快要被帶進營房的時候,保羅對指揮官說:「可不可以讓我向你講一句話?」指揮官問:「你也懂希臘話!38那麼,你就不是前些時候作亂、率領四千個暴徒往曠野逃去的那個埃及人啦?」39保羅回答:「我是猶太人,出生在基利家大數,是一個著名城市的公民。請你准許我向群眾講話。」40指揮官准了他。於是保羅站在台階上,向群眾做個手勢。大家都靜了下來,保羅就用希伯來語向他們講話。
22:1保羅說:「各位父老弟兄們,請聽我為自己辯護的話。」2他們一聽見保羅用希伯來語向他們講話,就都更加安靜。保羅繼續說下去:3「我是猶太人,出生在基利家的大數,卻在耶路撒冷長大,在迦瑪列門下受教,接受過祖先一切法律的嚴格訓練,熱心事奉上帝,跟今天在場的各位一樣。4我曾迫害遵行這道路的人,置他們於死地。我也搜捕男女信徒,把他們關在監獄裏。5大祭司和全議會都能夠證明我所說的話是實在的。我從他們取得了給大馬士革的猶太同胞的信件,因此我到那裏去,要逮捕那些人,把他們綁起來,帶回耶路撒冷受刑。」 

延續第廿一章的記載,來自亞細亞猶太律法主義者煽動群眾,要抓住保羅(參考使徒行傳21:27),在五旬節期間引起如此大的騷動,羅馬指揮官也趕緊調派軍隊將保羅捆綁帶走,群眾都跟在後面,大喊:「殺掉他!(21:36)
顯然保羅並沒有因為畏懼這個暴動的場面,他反而說起希臘話請求指揮官讓他向猶太同胞說話。當時,羅馬帝國的官方語言是拉丁文,但是在羅馬帝國東部的省份,因為受到希臘文化影響比較大,在知識份子、上流社會的語言、宗教、科學和藝術領域中,人們經常使用希臘語。除了知識份子或是旅居海外的猶太人之外,本地猶太人大多不會講希臘語。
由於保羅講希臘話,讓指揮官驚訝。一度被誤認是以前一位叛亂者,在主後五十四年時,有一位住在埃及猶太人,他自稱是彌賽亞,曾誇口耶路撒冷城牆將在他面前倒塌。他帶領了三萬人起來革命(根據古羅馬歷史學家約瑟夫的計載),後來被羅馬軍隊擊敗,在此說有四千人跟他逃到曠野。他的同黨都是強烈的民族主義者,又稱為匕首黨,是一批刺客,他們把短刀藏在外衣裡面,混雜在人群中伺機出擊。
這件事,在當時造成很大的轟動,指揮官以為保羅就是那一位首謀。保羅立即表明自己的身份,他是出生在基利家大數,那是地中海一個大港城市,在當時是著名的大學城。但是他卻沒有在當地接受希臘的大學教育,而是在耶路撒冷長大,且受教於迦瑪列的門下。或許我們可以這樣瞭解,保羅的父親是一個熱心的猶太人,才會將小孩送到耶路撒冷唸書,而且是跟隨當時最出名的經學教師迦瑪列保羅的父親也非常有錢,才有可能將孩子送到外地讀書。想想在台灣四、五十年前要送小孩出國讀書,家裡若沒有一些積蓄是不可能的事,何況從小就讓小孩出國唸書。在近二千年前,保羅從小就從大數耶路撒冷讀書,若沒有經濟上的支持是很困難的。保羅說出他的背景,目的就是要表明他是一位「熱心事奉上帝」的人。
保羅在此也表明他具有羅馬公民的身份,因此羅馬指揮官有義務保護他,同時也允許他向群眾說話。接著,保羅用希伯來語向眾人講話。「語言」是用來溝通的,當然溝通的工具也不限於語言,有聽過「眉目傳情」吧!保羅在此用語言、用手勢向群眾說明自己是受過法律的嚴格訓練,而且是在迦瑪列門下受教。
迦瑪列是當時最知名的法利賽派的律法教師,根據使徒行傳第五章卅四節來看他在猶太議會中極受到尊重。他是大拉比希列(Hillel)的孫子,希列迦瑪列三代,他們在猶太教的地位非常崇高,都被稱為「拉比的拉比」,一般的拉比若遇到需要解釋的律法,最後都會交由他們解釋。能夠被迦瑪列挑選成為門徒的人,在當時是非常榮耀的事。
此外,保羅當時是在猶太議會當職,才有機會取得議會的公文四處追捕基督徒,甚至到耶路撒冷以外的地區搜捕男女信徒,把他們關在監獄裏。換言之,有猶太人之處,便有大祭司簽發的「文件」即「逮捕令」。此外,我們也可以看到當時保羅的身份,就像今日的「檢察長」,而大祭司就像法官可以簽發拘票及押票。保羅說,「大祭司和全議會都能夠證明我所說的話是實在的。」這一段的陳述,更可以讓猶太人相信他的熱心。但是「錯誤的熱心」並非上帝所喜愛的,直到保羅轉變信耶穌。

二、保羅敘述歸主經過 9:1-19 26:12-18
6「當我趕路快到大馬士革的時候,約在中午,忽然有一道強烈的光從天空照射在我的周圍。7我仆倒在地上,聽見有聲音對我說:『掃羅掃羅!你為甚麼迫害我?』8我就問:『主啊,你是誰?』他說:『我是你所迫害的拿撒勒人耶穌。』9那些跟我同行的人看見了那光,但沒有聽見那向我說話的聲音。10我又問:『主啊,我該做甚麼?』主對我說:『起來,進大馬士革城去,在那裏有人會告訴你上帝要你做的一切事。』11由於那強烈的光,我的眼睛不能看見,跟我同行的人就牽著我的手,帶我進大馬士革。12「在那裏有一個人名叫亞拿尼亞。他一向虔誠,嚴守法律,深得大馬士革所有猶太人的尊重。13他來看我,站在我旁邊,說:『掃羅弟兄啊,願你恢復視覺!』就在那時候,我的視覺恢復,我看見了他。14他說:『我們祖先的上帝已經揀選了你,使你明白他的旨意,得以看見他公義的僕人,又聽見他口裏發出的聲音。15因為你要為他作見證,把你所看見所聽到的告訴萬民。16那麼,你還耽擱甚麼呢?起來,呼求他的名,領受洗禮,好潔淨你的罪!』」 

保羅對那些要害他的群眾說話,重點不在於辯論,而在於說出他的親身信仰經歷。在《使徒行傳》就有三處記載保羅歸主的經過(9:1-1922:6-1626:12-18)。今天這一段經文就是第二次的記載。
保羅的改變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由迫害基督徒的「賊頭」到傳揚福音的「使徒」。這樣的轉變不是人所能做的,而是上帝親自的介入。第六節說約在「中午」忽然有一道強烈的光從天空照射在保羅的四周圍。想想,太陽光最光亮的就是在正午,保羅居然見到比正午的太陽光還亮的光線。換言之,這光的強度已經超越人的經驗所能知道亮度,既然是超越人所能經驗的光,它就是上帝的真光。當上帝的真光照到人心黑暗深處,黑暗就消失,人就得到轉變。約翰福音第一章九節就這樣描述耶穌的使命:「那光是真光,來到世上照亮全人類。
在第七節復活的主耶穌對保羅說:「掃羅,掃羅!你為什麼迫害我?」這一句話是非常有力的質問。這句話表達出一個重要的信仰觀念:當基督徒被迫害,等於基督受迫害,而且上帝自己會處理迫害的事件。
這讓我想起上個月26日,中國武漢首位因「武漢肺炎」身亡的官員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主任、正局級領導王獻良,他主導拆除教堂、逮捕基督徒,當地的教會得知此這位迫害教會的官員因瘟疫身亡的消息,就說這是上帝在審判。但在二月七日也傳來一則不幸的消息,第一位公開疫情的李文亮醫師病逝,我從武漢當地教會得知他是一位基督徒。去年(2019)12月開始爆發疫情時,武漢當地八名醫生公開疫情,卻被當局指為造謠者而受處分。李文亮醫師的病逝,我也深信聖經所說的:「耶和華看伊聖的百姓的死做真寶貝。(詩篇116:15 台語漢字)
接著來看第十二節,保羅提起亞拿尼亞是「一向虔誠,嚴守法律,深得大馬士革所有猶太人的尊重」,若是比較九章十至十八節我們就更清楚,因為亞拿尼亞的虔誠,上帝啟示他去帶領保羅,他就順服上帝的吩咐,去找到保羅為他祈禱,使保羅的眼睛可以看見,並且為保羅施洗。十四節記載啟示亞拿尼亞的是「我們祖先的上帝」,這對猶太人來說是非常有意義。因為保羅要向這群喊著要「殺掉他」的猶太同胞知道,揀選他的正是以色列人「祖先的上帝」。既然是耶和華上帝的揀選,人是無法拒絕的。
第十六節的記載,讓我們看到早期教會已經為信耶穌的人舉行「洗禮」,這也讓我們知道要加入信仰團契的初步,就是悔改受洗。一旦受洗,人的罪就得到潔淨。

三、保羅奉召向外邦人傳道(22:17-22)
17「後來,我回到耶路撒冷;我在聖殿裏祈禱的時候得了一個異象,18在異象中我看見主。他對我說:『趕快離開耶路撒冷,因為這裏的人不接受你為我所作的見證。』19我說:『主啊,他們都知道我到各地的會堂去,逮捕並毆打信你的人。20當你的見證人司提反被處死的時候,我也在場,贊同那暴行,還替殺他的暴徒看守衣服。』21主對我說:『去吧!我要差你到遠方,到外邦人那裏去。』」22群眾一直聽著保羅述說;他們聽到這句話就大喊大叫:「除掉他!殺掉他!他是該死的!」

接著來看第十七到廿一節。在此耶穌在異象中要保羅趕快離開耶路撒冷,因為耶路撒冷的人不接受福音。且保羅特別提起司提反被人用石頭打死的事件,必然引起猶太人的仇恨的記憶。使徒保羅一點都沒有為自己是否帶外邦人特羅非摩進入聖殿辯白,而是一直在宣揚耶穌基督就是猶太人所盼望的彌賽亞,甚至彌賽亞也在異象中向他啟示,要保羅往外邦人那裡去傳福音。
猶太人來說,「到外邦人那裏去」,這句話簡直就是污辱猶太民族的尊嚴,因為在他們看來猶太人乃上帝唯一的選民,但是他們卻長期以來被不同的外族統治、輕視,因此他們內心極為排斥外邦人。而這位接受嚴格法利賽派訓練的拉比,居然說上帝要他向外邦人傳福音,這樣的宣告等於是宣布上帝要棄絕猶太民族,轉向拯救外邦人。所以,群眾聽道這句話就大喊大叫:「除掉他!殺掉他!他是該死的!
我們不清楚使徒保羅為何不替自己所受到的指控辯護,反而是趕緊把握機會向猶太同胞傳耶穌是基督。在羅馬書第十章一至二節保羅就如此心急的說:「弟兄們,我多麼熱切地盼望我的同胞能夠得救,也為著這件事不斷地向上帝懇求!我可以證明他們對上帝確實很熱心,可是他們的熱心並不是以真知識為基礎。」這就是為何保羅心急同胞的得救,而忘記為自己辯白的原因。

四、保羅奉召向外邦人傳道(22:23-30)
23他們一面喧嚷,一面拋衣服,撒灰塵。24羅馬的指揮官命令把保羅帶進營房去,吩咐兵士鞭打他,拷問他,要查出群眾為甚麼對他這樣喊叫。25當他們把他捆起來要打的時候,保羅向站在旁邊的一個軍官說:「對一個羅馬公民,沒有判罪就下手鞭打是合法的嗎?」26那軍官一聽見這句話就去見指揮官,對他說:「你想怎麼辦?那個人是羅馬公民呢!」27指揮官去見保羅,問他:「告訴我,你是羅馬公民嗎?」 保羅回答:「是的。」28指揮官說:「我花了一大筆錢,才取得公民身份。」保羅說:「我生下來就是。」29於是那些要拷問保羅的人馬上閃開。指揮官也恐慌起來;因為知道保羅羅馬公民,而且捆綁過他。30那指揮官想確實知道猶太人控告保羅的理由,因此,在第二天,他解開保羅的鎖鍊,召集祭司長和全議會在一起,然後把保羅帶出來,讓他站在他們面前。

接著來看第廿三至三十節。群眾一面拋衣服,撒灰塵都是在表達他們的憤怒,而且幾乎成了失控的狀態。羅馬指揮官為了要知道群眾的憤怒,而吩咐兵士鞭打保羅逼供,就如同耶穌被鞭打的情況是一樣的。所用的「鞭」是帶有獸骨或鐵片的鞭,打下去皮肉都會被掀起來。打完也就剩下半條命。
在第十六章記載保羅腓立比,他和西拉被抓、被鞭打、監禁時,第一時間他並沒有說出他具有羅馬公民的身份,而是被釋放時才表明他的公民身份(參考使徒行傳16:37)。但此次卻是在鞭打之前就說出自己的公民身份。或許我們可以這樣瞭解,保羅從來都不是為了他自己的緣故辯白或表明公民的特權。他知道他的任務尚未完成;有一天他會甘心為基督而死,可是卻不是在這個時候。
羅馬雄辯家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 106-43 B. C.)曾說過:「捆綁一個羅馬公民是惡行;毆打他是罪行;殺死他便差不多像弒父一樣的壞。」因此指揮官知道他做了一件一定會使他丟官,甚至丟命的事。
第廿八節更清楚說這身分是一出生就得到了。當時羅馬皇帝准許人用可觀的銀錢來換取羅馬公民身分,指揮官可能是用此法而得到的。而保羅的父母可能是長期製作帳棚,提供羅馬軍隊移防所需,有功於羅馬,而取得公民身份,以致於保羅一出生便有羅馬公民身分。
保羅的提問阻止了指揮官用刑。根據法律,羅馬公民在未被定罪之前,官員是不可以鞭打他們的。保羅生來就是羅馬公民,而這指揮官的公民身分卻是買來的。購買公民身分的做法很普遍,羅馬政府也因此得到豐厚收入。不過,買的公民身分始終不如生來就擁有的公民身分尊貴。

今日這一章帶給我們二項要緊的信息:

一、改變人的真光
第六節說,保羅是在「正午」時刻忽然被強光照射,以致於眼睛無法看見。正午的陽光是人所能經驗最為強烈的光,但是保羅居然看到比正午的陽光還要強烈的光。且這光只讓保羅一人看見,而同行的人卻沒有看見。故此,對保羅而言這光不是一般的自然光,而是上帝的「真光」。或許我們可以這樣瞭解:當上帝的真光照耀在黑暗的心靈上,人的心靈就光明有希望。耶穌就如此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會得著生命的光,絕不會在黑暗裏走。(約翰福音8:12)
有一個牧師的見證:我從小在香港長大,十五歲開始蹺家,和人鬼混。也在黑幫斬雞頭、拜關公,加入黑社會。
在黑社會裡,收保護費、勒索。在黑社會裡,不吸毒就不像大哥。所以,我就和兄弟一樣,抽大麻、吸海洛英。母親篤信基督,時常為我流淚祈禱,我也時常嘲笑她所信的。
有一次我突然全身起雞皮疙瘩,上吐下瀉,有兄弟告訴我,我已經染上毒癮了。後來毒癮越來越深,沒錢買毒品我就去勒索、偷、搶、騙。
有一天我在毒癮發作時,突然想到母親流淚祈禱,就在那時,不曉得哪裡來的一鼓勵力量感動我,我就跪下去在床邊祈禱,我說:「主耶穌,如果你真的是神,就求你幫助我戒毒,並帶領我脫離黑社會吧!」從那一天的祈禱開始,我慢慢一天天戒掉毒品。
這就是劉民和從大哥變成牧師的故事。後來他成立晨曦會,幫助許多人戒毒,脫離黑幫。所以,不論是誰,只要面對復活的耶穌基督就會改變。
想想,上帝的真光以多種的方式照射在人黑暗的內心,有時通過上帝的話——聖經,有時通過牧師、兄姊、父母親等,更有時通過聖靈的啟示。但是,我們卻容易忽略或消滅聖靈在我們心中的感動,以致於我們還徘徊在黑暗裡。如果你願意,上帝的真光將照射你、改變你。

二、最美的見證,就是坦誠陳述自己的過犯,彰顯上帝的作為
在一千六百年前,第四世紀末,奧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寫下他的懺悔及信主見證《懺悔錄》(Confessiones)。書中描述他的淫亂同居、生了私生子。他被福音改變後,很坦白的將過去的罪,和邪惡的內心剖析出來,完全沒有掩飾,而寫下懺悔錄。之後,上帝使他成為一位教父,北非希波(Hippo Regius)的主教,他也被公認是繼使徒保羅之後,基督教重要的思想家。他的思想影響教會非常深遠,包括影響加爾文馬丁路德,乃至於天主教會的思想家都受到他的影響。
在《懺悔錄》中,他大量地引述〈詩篇〉,將〈詩篇〉詠頌般的讚美結合祈禱的語言,使《懺悔錄》在文學造詣上成為經典之作。奧古斯丁的描述下,懺悔是奠基於記憶,如要懺悔必須先喚起內心深處曾經存在卻被短暫遺忘的記憶,加以反省並有所體悟。
最美的見證,不是述說自己賺多少錢、不是述說自己多麼成功。懺悔是心靈被喚醒的過程,就像保羅坦誠陳述自己迫害基督徒的過犯,彰顯上帝的作為。就像大衛犯了姦淫與殺人之後,寫下詩篇五十一篇的懺悔詩。當人在上帝面前越謙卑,心才不會剛硬,才越能彰顯上帝的作為。

問題討論:
1.保羅的見證為何不是強調他的高貴的法利賽派背景,而是強調他是一位迫害基督徒的人?
2.保羅從未迫害過耶穌,耶穌為何說:「你為甚麼迫害我?」這句話有何意義?
3.在我們的經驗中,你覺得「真光」是什麼?又如何改變人?



2020年1月30日 星期四

使徒行傳21:17-36信仰帶來生或死?

信仰帶來生或死?
2020.02.02台北濟南長老教會主日講道大綱
使徒行傳21:17-36

【台北濟南教會疫情防範說明】
一、環境清潔:(辦公室執行)
1.人員經常接觸之表面(如地面、桌椅、電話筒、電源開關等經常接觸之任何表面,以及浴廁表面如水龍頭、廁所門把、馬桶蓋及沖水握把)加強清潔。
2.一般的環境應至少每天消毒一次,消毒以1份漂白水加100份的冷水的稀釋漂白水,以拖把或抹布作用15分鐘以上再以濕拖把或抹布擦拭清潔乾淨。
3.室內集會活動場所保持空氣流通及環境整潔,並持續監控環境空氣流通與換氣情形。(地下室及空間換氣,每日進行)
二、會眾衛生:
1.出現呼吸道症狀者,如發燒、咳嗽、身體不適者,儘速就醫後在家休養,避免出入公共場所。
2. 倘有慢性肺病(含氣喘)、心血管疾病、腎臟、肝臟、神經、血液或代謝疾病者(含糖尿病)、血液性疾病、免疫不全需長期治療者、孕婦等,於國內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流行期間,建議避免參加集會活動。 
3.教會提供酒精性乾洗手:根據台灣衛福部的說明,冠狀病毒為具外套膜(envelope)的病毒,酒精性乾洗手可以破壞外套膜而殺死病毒。教會提供75%酒精性乾洗手,給聚會的兄姐使用。
4.進出公共場所宜配戴口罩,並保持經常洗手的習慣。
5.儘量與他人保持1公尺以上之距離,特別是談話時。
6.請安時,以點頭或拱手取代握手。
7.儘量以電話、Line聯繫、開會、關懷。
8.避免抱他人小孩,親人抱小孩之前都要洗手。
除了以上的說明之外,我們更要為疫情的控制代禱,要為中國極權的危害代禱,願中國的制度走向更民主、自由與透明。

一、保羅訪問雅各(21:17-26)

雅各「主的兄弟(哥林多前書9:5),即耶穌的大弟弟。
耶路撒冷教會雅各、彼得、約翰被稱為「教會柱石(加拉太書2:9)

耶路撒冷上萬的信徒雖然信耶穌,卻還停留在「實踐摩西法律就得到拯救」的舊傳統中。
第廿二節說:「他們一定會聽到你已來此地的消息,我們該怎麼辦呢?」感覺是說「紙包不住火」

保羅:「猶太人,我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雖不在律法以下,還是作律法以下的人,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哥林多前書9:20和合本)

二、保羅在聖殿裏被捕(21:27-30) 

七天的期間」,是離俗人(拿細耳人)還願的禮儀(民數記6:9-12)
亞細亞省的猶太人「煽動群眾」造成全城騷動。

三、「殺掉他!」(21:31-36)

聖殿入口處的門檻上面用拉丁文和希臘文寫著:「任何外國人不得越過此門檻,若是擅闖被抓者,必須為隨後的死自行負責。」
正值五旬節,世界各地的猶太人都來耶路撒冷朝聖。羅馬派有重兵。

我們來想想這一段歷史所帶來的信仰反思:

一、信仰帶來生或是死?信仰應該是要使人得到生命的釋放
耶穌的死也是在群眾吶喊「釘他十字架!釘他十字架!(路加福音23:21;約翰福音19:6)有什麼深仇大恨要殺掉他人呢?
「宗教」拉丁文religious原來的意思是「重新聯繫」,即將人與上帝團結、聯繫起來。
宗教狂熱分子要幹起壞事來,非理性,破壞性是很大的。
歷史上基督教也發生多次戕害他人生命的事。

伊朗女記者瑪希·阿琳娜嘉德(Masih Alinejad),發起「反面紗運動」。

我們要不斷以耶穌的眼光來成全律法,否則我們就會越錯越離譜。
真理不是用靠武力來征服他人,而是要用愛來感動人。
真理會使你們得自由(約翰福音8:32)
藉著他(基督),我們得以跟上帝有合宜的關係,成為上帝聖潔的子民,並且得到自由。(哥林多前書1:30)

二、信仰是分享愛,是「施比受更為有福」
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使徒行傳20:35)

問題討論:
1.猶太律法主義者有什麼深仇大恨要殺掉耶穌、保羅呢?
2.在基督教歷史中,對哪些事,我們曾欠缺寬容、對話?
3.我們該如何做,才能讓世人因此知道我們是主的門徒?

講道篇

信仰帶來生或死?
2020.02.02台北濟南長老教會主日講道篇
使徒行傳21:17-36

在過年期間,大家都被中國武漢肺炎驚嚇到。大家對這個新型的冠狀病毒完全沒有免疫能力,中國隱匿了一個多月才使得疫情擴散非常迅速。過年期間,長老與同工也在討論教會如何防範疫情。後來,參考疾管署的建議我們擬定【台北濟南教會疫情防範說明】:
一、環境清潔:(辦公室執行)
1.人員經常接觸之表面(如地面、桌椅、電話筒、電源開關等經常接觸之任何表面,以及浴廁表面如水龍頭、廁所門把、馬桶蓋及沖水握把)加強清潔。
2.一般的環境應至少每天消毒一次,消毒以1份漂白水加100份的冷水的稀釋漂白水,以拖把或抹布作用15分鐘以上再以濕拖把或抹布擦拭清潔乾淨。
3.室內集會活動場所保持空氣流通及環境整潔,並持續監控環境空氣流通與換氣情形。(地下室及空間換氣,每日進行)
二、會眾衛生:
1.出現呼吸道症狀者,如發燒、咳嗽、身體不適者,儘速就醫後在家休養,避免出入公共場所。
2. 倘有慢性肺病(含氣喘)、心血管疾病、腎臟、肝臟、神經、血液或代謝疾病者(含糖尿病)、血液性疾病、免疫不全需長期治療者、孕婦等,於國內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流行期間,建議避免參加集會活動。 
3.教會提供酒精性乾洗手:根據台灣衛福部的說明,冠狀病毒為具外套膜(envelope)的病毒,酒精性乾洗手可以破壞外套膜而殺死病毒。教會提供75%酒精性乾洗手,給聚會的兄姐使用。
4.進出公共場所宜配戴口罩,並保持經常洗手的習慣。
5.儘量與他人保持1公尺以上之距離,特別是談話時。
6.請安時,以點頭或拱手取代握手。
7.儘量以電話、Line聯繫、開會、關懷。
8.避免抱他人小孩,親人抱小孩之前都要洗手。
除了以上的說明之外,我們更要為疫情的控制代禱,要為中國極權的危害代禱,願中國的制度走向更民主、自由與透明。此時,我們一起來為疫情的控制與中國的民主祈禱。
今天,我們要接續上一講,使徒保羅、路加和各外邦教會的代表此行來到耶路撒冷的目的,是要帶著外邦教會的捐款來給耶路撒冷教會。

一、保羅訪問雅各(21:17-26)
17我們到了耶路撒冷,信徒們熱誠地接待我們。18第二天,保羅跟我們一道去見雅各;所有教會的長老也都在場。19保羅向他們問安,然後把上帝怎樣使用他在外邦人當中的事奉都向他們報告。20他們聽見了都頌讚上帝,又對保羅說:「弟兄啊,情形是這樣的:在猶太人當中有數以萬計的信徒,他們都是嚴守摩西法律的。21他們聽見你曾經教導僑居外邦的猶太人放棄摩西的法律,不要替孩子行割禮,也不必遵守猶太人一般的規矩。22他們一定會聽到你已來此地的消息,我們該怎麼辦呢?23現在請你照我們的話做吧!這裏有四個許下了願的人;24你帶著他們,跟他們一道去行潔淨禮,替他們繳費。這樣,他們就可以剃掉頭髮。你這樣做,大家就會知道,他們所聽見關於你的事不是事實,並且知道你自己也是遵守摩西法律的。25至於對外邦人中的信徒,我們已經寫信吩咐他們不可吃任何祭過偶像的食物,不可吃血或被勒死的牲畜,也不可有淫亂的行為。」26於是,保羅帶著那些人,在第二天跟他們一起行了潔淨禮。他又到聖殿去報告潔淨期屆滿的日子,等候祭司為他們每一個人獻上祭物。 

從這段經文我們可看到保羅和他的同工已經順利抵達耶路撒冷,而且受到耶路撒冷教會的信徒熱烈的歡迎。根據第二十節的說法,當時在耶路撒冷的信徒有「數以萬計」。當時耶路撒冷約有三萬多人,若有一萬人就佔了三分之一,可見耶路撒冷教會頗有影響力。不過有這樣大的教會,信徒卻大多是貧困者,而需要保羅從外邦教會募款來賙濟。我們彼此是基督的肢體,若有窮苦的教會需要富裕的教會賙濟時,我們應該樂意協助,此信仰態度值得今日教會加以反省和檢討。
第十八節記載,保羅與同工一道去見「雅各」。保羅在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裡,就提到「主的兄弟(哥林多前書9:5),即耶穌的大弟弟。耶穌有四個弟弟和幾個妹妹,起初他們不但不信耶穌(約翰福音7:5),甚至當耶穌忙於傳道而顧不得吃飯時,雅各和親屬們一起說耶穌是癲狂了(馬可福音3:20-21)。然而,當耶穌復活後,親自向雅各顯現(參考哥林多前書15:7),這件事震驚了雅各,並且徹底改變了他的一生。現在,雅各已經受人尊敬,成為耶路撒冷教會重要的領袖,在當時雅各、彼得、約翰三人被稱為「教會柱石(加拉太書2:9)
當保羅與同工來到耶路撒冷教會見雅各時,所有的長老也都在場,這表示他們對保羅和同工的歡迎,也相當重視保羅在外邦所做的事工。
從第廿一至廿五節來看,保羅報告他在外邦人中的福音工作,讓耶路撒冷教會的領袖、長老們能夠更加知道外邦人信主的情況。這些領袖雖然理解,但是耶路撒冷上萬的信徒卻不了解,他們雖然已經信耶穌,卻還停留在「實踐摩西法律就得到拯救」的舊傳統中。因此,教會領袖告訴保羅說:「他們聽見你曾經教導僑居外邦的猶太人放棄摩西的法律,不要替孩子行割禮,也不必遵守猶太人一般的規矩。(使徒行傳21:21)
第廿二節說:「他們一定會聽到你已來此地的消息,我們該怎麼辦呢?」感覺是說「紙包不住火」,信徒早晚知道保羅來耶路撒冷。這也讓我們看到「信主耶穌稱義」與「遵行律法稱義」在早期教會內的衝突。耶路撒冷教會領袖該如何化解這樣的衝突呢?他們不是去溝通、說明,而是叫保羅帶著四個許下了願的人到聖殿去行潔淨禮,替他們繳費,他們就可以剃掉頭髮完成還願的禮儀。看看這樣做,能不能獲得猶太基督徒與猶太教徒的認同,消弭猶太人對保羅的誤解。
如果按照保羅在以弗所時,在會堂與猶太人辯論的精神,在這裏保羅安靜許多。很可惜的,當時耶路撒冷的信徒雖然上萬人,卻還停留在「實踐摩西法律就得到拯救」的舊傳統中。保羅曾是嚴格守法律的法利賽人,他也深知保守派猶太人的心態,不是一時之間能夠改革的。
使徒保羅就曾這樣說過:「猶太人,我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雖不在律法以下,還是作律法以下的人,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哥林多前書9:20和合本)因此,保羅接受耶路撒冷使徒們的建議去行潔淨禮,並替四個已經許願的人負擔高額的獻祭費用(民數記6:14-20)

二、保羅在聖殿裏被捕(21:27-30) 
27那七天的期間快要結束的時候,有些從亞細亞省來的猶太人看見保羅在聖殿裏。他們就煽動群眾,抓住保羅,28呼喊說:「以色列人哪,來幫一手吧!這個人到處說教,反對以色列人民和摩西的法律,也反對這聖殿,現在他居然帶著希臘人進入聖殿,污辱了神聖的地方!」(29他們這樣說是因為看見了以弗所特羅非摩保羅一起在城裏,以為保羅曾經帶他進聖殿去。)30這時候,全城騷動,群眾都跑過來,抓住保羅,把他從聖殿裏拖出去;殿門立刻都關閉起來。

那七天的期間」,是離俗人(拿細耳人)條例還願時所規定的禮儀(參考民數記6:9-12),當離俗人許願的日期滿了,要再經過七天的潔淨,然後才剃頭、刮鬍子。
就在保羅帶著四個要還願的信徒到聖殿裡,被從亞細亞省來的猶太人看見。回顧保羅前三次的宣教旅程都到過亞細亞省,很多猶太人、外邦人都歸信主耶穌,這當然會導致猶太會堂的分裂,因此這些猶太人視保羅如眼中釘,又誤認為保羅帶著外邦人進入聖殿,因為聖殿的內院(以色列人院)僅猶太男性才可以進入的,外邦人進入則會被處死刑。
於是這幫人控告保羅毀壞律法,褻瀆聖殿,發動猶太人捉拿保羅,要對他施以私刑,如果按照律法規定,保羅與這四人將被眾人用石頭活活打死。聖經是以「煽動群眾」來描述,換言之,這件事情是預謀的,才有全城騷動的大規模舉動。

三、「殺掉他!」(21:31-36)
31暴民正想把保羅殺掉的時候,有人向羅馬駐軍的指揮官報告,說全耶路撒冷在騷動中。32指揮官連忙帶領軍隊和幾個軍官,趕到群眾那裏。他們一看見指揮官和軍隊,就停止毆打保羅。33指揮官上前拘捕保羅,吩咐用兩條鐵鍊把他鎖起來。他問:「這個人是誰?他做了些甚麼事呢?」34人群當中有的喊這個,有的喊那個,亂成一團,叫指揮官無法查出真相,於是命令把保羅帶進營房。35保羅剛走上台階,因為群眾非常凶暴,兵士們只好把保羅抬了過去。36群眾都跟在後面,大喊:「殺掉他!」 

律法主義的猶太人有兩件事相當堅持:一是摩西法律的尊嚴不容破壞。二是聖殿的神聖不得受到污穢。猶太宗教當局為了維護聖殿的神聖,在正門入口處設有一道門檻,上面用拉丁文和希臘文寫著:「任何外國人不得越過此門檻,若是擅闖被抓者,必須為隨後的死自行負責。」這也是羅馬帝國為了安撫猶太人而特別允許給予猶太人的宗教自主權。因此,當使徒保羅被認為帶希臘人進入聖殿時,猶太人認為他已經「污辱了神聖的地方!(使徒行傳21:28)。又加上先前保羅被認為是藐視摩西的法律,因此造成全城騷動,且猶太人也執意「殺掉他!」。
當時正值五旬節,世界各地的猶太人都來耶路撒冷朝聖。羅馬帝國為防止在節期中發生動亂,因此會在聖殿旁的安東尼堡駐守重裝鐵甲武士以防萬一。因此羅馬駐軍指揮官(即千夫長)一聽到動亂,馬上前往處理,指揮官上前拘捕保羅,吩咐用兩條鐵鍊把他鎖起來。
使徒保羅雖然妥協接受耶路撒冷教會領袖的建議去做,但耶路撒冷教會的信徒並沒有接納他,他被捕也沒有引起耶路撒冷教會的關心,之後新約就沒有記載關於猶太教基督徒的消息。後來在主後6673年,第一次猶太戰爭(或稱「大起義」the Great Revolt) 對抗羅馬帝國,猶太基督徒逃到約旦河東岸佩拉(Pella),猶太基督徒的教勢整個削弱,此後反而是外邦基督徒興起。

我們來想想這一段歷史所帶來的信仰反思:

一、信仰帶來生或是死?信仰應該是要使人得到生命的釋放
這段經文最後描述說,群眾都跟在後面,大喊:「殺掉他!」耶穌的死也是在群眾吶喊「釘他十字架!釘他十字架!(路加福音23:21;約翰福音19:6)有什麼深仇大恨要殺掉他人呢?
我時常在說,人生有三大問題:人從哪裡來?來到這世間的目的要做什麼?最後要往哪裡去?這些問題都是「宗教」要回答的。
「宗教」拉丁文religious原來的意思是「重新聯繫」,即將人與上帝團結、聯繫起來。福音的工作就是要做這件事,將人與上帝聯繫起來,將人與人聯繫起來。即與上帝復和,與人和好。但是我們看到耶穌、保羅,乃至於許多的殉道者,都在律法主義下犧牲了。
宗教狂熱分子要幹起壞事來,非理性,破壞性是很大的。看看九一一事件、看看ISIS的大屠殺,不要以為基督教就沒有這種喪失真理的宗教狂熱。
中世紀以前,女人在日耳曼傳統文化區裡一直很受尊重,尤其是製藥、行醫、會讀寫的女人。中世紀之初基督教在日耳曼地區的發展,教會認為按照基督教教義,女人應絕對服從於男人。教會貶低並醜化女人,捏造女巫形象,迫害女人,甚至活活燒死所謂的「女巫」。在1518世紀的歐洲,甚至還一度興起「獵殺女巫」(witch hunting)的風潮,在整整三個世紀內,有大約十萬名「女巫」被處死。
「宗教」的使命應該是要使人「重新聯繫」造物主——上帝,應該是要使人得到生命的釋放,而不是要大喊「殺掉他!」,也不是要大喊「釘他十字架!釘他十字架!
伊朗是個相當保守的伊斯蘭國家,也是最不尊重女權的國家之一,不僅規定女性在公共場合,必須戴上頭巾面紗,觀光客也要入境隨俗。根據伊朗強制頭巾法,不戴頭巾的女性等同犯姦淫,若在公眾場合被旁人看到,將面臨逮捕、服刑、鞭刑或罰款。
有一名伊朗女記者瑪希·阿琳娜嘉德(Masih Alinejad),在網路上發起「反面紗運動」受到廣大迴響,不少女性脫下頭巾面紗自拍上傳,也有男性戴上頭巾聲援,加入這場溫柔勇敢的社會運動。她無法認同伊朗當局剝奪女性穿著的自由。在1979年的伊朗伊斯蘭革命(Iranian Revolution)前,伊朗女性可以穿著短裙、短袖上衣,但當已故宗教領袖柯梅尼(Ayatollah Khomeini)上台之後卻改變了這一切,開始立法禁止女性化妝,規定她們必須戴頭巾、穿著長度到膝蓋以下的罩袍。
阿琳娜嘉德成立了一個名叫《我的秘密自由》(My Stealthy Freedom)的臉書粉絲團,號召伊朗婦女分享她們不戴頭巾的照片,隨著越來越多人響應,頁面上總計有三千多張照片和影片。不過,多數人都是在沒有人或是人較少的地點拍攝,顯示對於挑戰法律,伊朗女性還是有所顧忌,但也有少數人在大街上脫下頭巾,大方展現她們的笑容和肢體。
反面紗運動,在2015年獲得人權民主峰會,頒發女權運動獎,阿琳娜嘉德受訪時說:「讓我老實的說,伊朗女性真的很勇敢,這麼做對他們當然很危險,但他們相當聰明,知道如何避開伊朗當局,我必須告訴各位,過去一年內,伊朗警方逮捕360萬名伊朗女性,他們當街警告婦女,攔下他們,只因為他們,沒有穿著伊斯蘭的頭巾,當中有一萬名女性遭到法院審判。」
過去的教會做過很多錯誤的事,迫害猶太人、獵女巫、異端裁判所、十字軍東征、奴役黑人、打壓女性及少數族群的地位。好在教會有歷經宗教改革回到聖經的運動,使得教會懂得不斷回到聖經的真理中,不斷以耶穌的眼光來成全律法,否則我們就會越錯越離譜。真理不是用靠武力來征服他人,而是要用愛來感動人。信仰應該是要使人得到生命的釋放,早期的教會特別強調「真理會使你們得自由(約翰福音8:32)保羅也說:「藉著他(基督),我們得以跟上帝有合宜的關係,成為上帝聖潔的子民,並且得到自由。(哥林多前書1:30)

二、信仰是分享愛,是「施比受更為有福」
從第二十節我們知道,當時耶路撒冷教會的信徒已經超過萬名以上。不過有這樣大的教會,信徒卻大多是貧困者,而需要保羅從外邦教會募款來賙濟。這也讓我們體會到我們彼此是基督的肢體,若有窮苦的教會需要富裕的教會賙濟時,我們應該樂意協助。
後來保羅接受使徒們的建議去行潔淨禮,並替四個已經許願的人負擔高額的獻祭費用,保羅也是沒有計較或怨言。保羅就是以行動在實踐信仰的人,他勸勉外邦教會賙濟窮苦的耶路撒冷教會,也為化解誤會替四個人負擔高額的獻祭費用。因為他曾勸勉以弗所的長老們說:「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使徒行傳20:35)
換言之,有能力的人應該記得「分享」的功課,因為一旦與人分享,就會讓我們感受到上帝的慈愛勝過自己的付出。上帝是一個「給」人的上帝,因為他將他的獨生子「給」了世人。而我們也應該學習「給」的功課。所以,有能力的人要注意較沒有能力者的感受。
中國統治「維穩」是最高原則,因此隱匿武漢肺炎一個多月,如今擴散到全世界廿三國。最近以來,我們都看到各地在搶口罩,台灣也是。台灣去年進口4.3億個口罩,其中向中國購買3.9億,如今中國疫情失控,臺灣困難再從中國進口,因此臺灣政府禁止口罩出口一個月。
在欠缺口罩的時刻,如果有人囤積越多,就會有人不足。在疫情艱困的時間裡,有口罩的分享給沒有的人,越多人有防疫的能力,疫病擴散的機會越小。如果只顧自己,別人防護的能力就降低,擴散的機會就越大。我在一月初疫情還沒報導之前,就買入一些口罩分贈給人,幾天前,有人找我索取口罩要發給遊民,我二話不說就拿一些給他們去發。台北車站附近的遊民接觸南來北往的人最多,幫助他們做好防疫,其實也是在照顧更多人。我始終相信「信仰是分享愛」,是「施比受更為有福」,當我們越能夠分享時,我們就越像耶穌的樣式。

問題討論:
1.猶太律法主義者有什麼深仇大恨要殺掉耶穌、保羅呢?
2.在基督教歷史中,對哪些事,我們曾欠缺寬容、對話?
3.我們該如何做,才能讓世人因此知道我們是主的門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