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日 星期六

使徒行傳14:1-28@我們不過是人

我們不過是人
2019.11.3台北濟南長老教會主日講道大綱
使徒行傳14:1-28

第一次宣教旅程(主後46-48):巴拿巴的故鄉塞浦路斯;總督士求‧保羅的故鄉加拉太省彼西底旁的安提阿。

大約主後65年的書信,「我在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這些地方所遭遇、所忍受的迫害,你都知道;但是,主救我脫離了這一切。凡是立志跟從基督耶穌、過敬虔生活的人,都會遭受迫害。(提摩太後書3:11-12)

一、在以哥念遭受到生命威脅(14:1-7)

原本要勸人為善,教導愛生命的宗教領袖,卻用話語去煽動、分裂,甚至要用石頭打死他們。
「用石頭打死」是指違反律法的「宗教罪」。

二、在路司得被當做神的試探(14:8-20)

為何路司得城的百姓會將保羅和巴拿巴視為神?
路司得的傳說:宙斯和他的兒子希耳米化裝來到地上,沒有人接待他們。僅有兩個老農夫婦,就是腓利門(Philemon)和他的妻子鮑西絲(Baucis),接待這兩位神。(Ovid, Metamorphoses, VIII, 611-724.)

使徒保羅和巴拿巴表明說:「我不過是人,人性上跟你們一樣。
他們呼喊說:『這不是凡人的聲音,而是神明的聲音!』主的天使立刻擊打希律,因為他沒有把榮耀歸給上帝。他被蟲咬而死。(使徒行傳14:22-23)
我用水給你們施洗;可是,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來,我就是替他脫鞋子也不配。他要用聖靈和火為你們施洗。(路加福音3:16)
如果一個人喜歡被視為神明,在基督信仰裡,這樣的人已經有取代上帝的野心。
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善待恨惡你們的;為詛咒你們的人祝福,為侮辱你們的人禱告。(路加福音6:27-28)
真正的信仰並不是建立在「仇恨」,而是要行公義、好憐憫。

三、回到安提阿(14:21-28)

我們必須經歷許多苦難才能成為上帝國的子民。(使徒行傳14:22)這句話可說是保羅在第一次宣教旅程中最大的體會。
《八福》「為了實行上帝的旨意而受迫害的人多麼有福啊;他們是天國的子民!(馬太福音5:10)

教會領袖必須是一個無可指責的人。他只能有一個妻子;他為人要嚴肅,能管束自己,生活有規律,樂意款待異鄉人。他必須善於教導;不酗酒,不打架,性情溫和,不貪愛錢財。他必須善於處理自己家裏的事,善於管教兒女,使他們知道事事服從。(提摩太前書3:2-4)
教父居普良(Cyprian,約200-258)說:「人如果沒有教會作他的母親,上帝就不能作他的父親。」
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也說:「沒有人能獨自上天堂去;他一定要找朋友或集合朋友同去。」
Ovid, Metamorphoses
現在我們來思考這段經文所要帶給我們的信息是什麼:

一、我們不過是人,不是神
使徒很清楚的向群眾表示:「我不過是人,人性上跟你們一樣。」

使徒保羅說:「到底亞波羅算甚麼?保羅算甚麼?我們不過是上帝的僕人,要引導你們歸信上帝。(哥林多前書3:5)

二、經歷苦難才能成為上帝國的子民

第一次宣教旅程所遭受到的迫害及苦難(參考哥林多後書11:25)
「我在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這些地方所遭遇、所忍受的迫害,你都知道;但是,主救我脫離了這一切。」(提摩太後書3:11)
馬偕牧師18736月就到三峽做首次佈道。1876105日正式開設三角湧教會,這是馬偕牧師在北部台灣設立的第十三所教會。

扶貧辦學的曹三強牧師,在緬甸北部創辦了十六所學校。

問題討論:
1.試舉例我們所知的「造神」現象?社會、政治、宗教上...
2.第一次宣教旅程裡,他們選擇地點與對象,有何原則可循?
3.我們必須經歷許多苦難才能成為上帝國的子民。」這句話對今日教會有哪些提醒?

講道篇
我們不過是人
2019.11.3台北濟南長老教會主日講道篇
使徒行傳14:1-28
第十三章記載使徒保羅及巴拿巴第一次宣教旅程,他們是先到巴拿巴的故鄉塞浦路斯,在那裡有一位指標人物信主,就是總督士求‧保羅。後來,他們離開塞浦路斯後,卻是直奔加拉太省彼西底旁的安提阿(參考使徒行傳13:13-14),今日土耳其中部的大城。為何他們會選擇到彼西底旁的安提阿?因為那個地方是塞浦路斯總督士求‧保羅的家鄉,該家族在當地擁有龐大的產業。
一般的判斷,使徒保羅可能得到總督的推薦,直接到彼西底旁的安提阿,甚至進入到當地的猶太會堂。這也讓我們看到,傳福音的工作都是從自己所認識的人開始展開。無論是到巴拿巴的故鄉,或是到總督的故鄉,他們都是先向所認識的人傳福音。也因此,讓我們知道「要傳福音,先做朋友」,正如耶穌所說的:「如果你們彼此相愛,世人就知道你們是我的門徒。(約翰福音13:35)
使徒保羅第一次宣教旅程是在主後46-48年,雖然他們先向所認識的人傳福音,又向其他的猶太人傳福音,但在第一次的宣教旅程中,並不是很順利,因為在以哥念的時候,他們被凌辱;在路司得的時候,猶太人又叫唆眾人,用石頭打死保羅。但是,保羅和巴拿巴並不因此而灰心,而是繼續在各地設立教會,堅固信徒的信仰。大約主後65年,使徒保羅在羅馬監獄寫信給他的學生提摩太時,這樣說:「我在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這些地方所遭遇、所忍受的迫害,你都知道;但是,主救我脫離了這一切。凡是立志跟從基督耶穌、過敬虔生活的人,都會遭受迫害。(提摩太後書3:11-12)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使徒保羅對第一次宣教旅程受迫害的印象格外的深刻。

現在我們就一起來看第一次宣教旅程的內容。

一、在以哥念遭受到生命威脅(14:1-7)
1同樣的事也發生在以哥念。保羅跟巴拿巴到猶太人的會堂去;他們的言論使許多猶太人和外邦人成為信徒。2可是,那些不信的猶太人煽動外邦人,使他們厭惡信徒。3兩人在那裏住了好些日子;他們大膽地談論主的事。主賜給他們行神蹟奇事的能力,藉此證明他們所傳有關他恩典的信息是真實的。4城裏的群眾為此分裂,有的站在猶太人一邊,有的卻擁護使徒。5可是,猶太人和外邦人連同他們的領袖決心要傷害使徒,用石頭打死他們。6他們知道了這事,就避往呂高尼的路司得和特庇兩城以及附近一帶地區,7在那些地方繼續傳福音。

使徒保羅與巴拿巴第一次宣教旅程,每到任何一個地方,總是竭力傳揚福音,他們在被逐出彼西底的安提阿之後,一路來到以哥念,他們仍然如同以往一樣,進了猶太人的會堂,他們的言論使到許多猶太人和外邦人成為了信徒。
但同時有些不信的猶太人煽動外邦人,使他們厭惡信徒。煽動的目的是要「分化」,第四節說「分裂」,這裏讓我們看到,原本要勸人為善,教導愛生命的宗教領袖,卻用話語去煽動、分裂,甚至要用石頭打死他們。「用石頭打死」,在當時所指的就是被控違反律法的「宗教罪」。當宗教失去慈悲與憐憫,就無法以愛心展開對生命的關懷。從宗教的邪惡歷史來看,透過宗教理由發起戰爭、屠殺,是自古以來常見的事,人類也從這些歷史的錯誤中不斷在反省。如果有人利用宗教理由煽動歧視,發起戰爭,甚至屠殺,都應該被制止的。基督信仰是傳遞耶穌基督的愛,藉由耶穌基督人可以與上帝建立合宜的關係,進而實踐愛人如己的關係,落實上帝的旨意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促進世人行公義、好憐憫,並以謙卑的心學習上帝的話語,與上帝同行。

二、在路司得被當做神的試探(14:8-20)
8路司得城裏有一個殘疾的人,生下來就跛腳,從沒有行走過。9他坐在那裏,聽保羅講道。保羅看出他有信心,可以得到醫治,就定睛看他,10大聲說:「起來,兩腳站直!」那個人跳了起來,開始行走。11群眾看見保羅所做的,就用呂高尼話高聲喊說:「有神明化身為人,降臨在我們中間了!」12他們稱巴拿巴為宙斯,稱保羅為希耳米,因為帶頭說話的是他。
13城郊有一個宙斯廟的祭司,牽著牛,帶著花,來到城門口,要跟群眾向使徒獻祭。14巴拿巴和保羅聽見他們想做的事,就撕破衣服,衝進群眾當中,大聲說:15「諸位,為甚麼做這種事呢?我們不過是人,人性上跟你們一樣。我們到這裏來傳福音,為要使你們離棄虛幻的偶像,歸向那位創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永生上帝。16在以往,他任憑萬民各行其道。17然而,他時常藉著各樣善事來證明自己的存在,例如:從天上降雨給你們,使你們按時豐收;他賜食物給你們,使你們心裏充滿喜樂。」18雖然使徒說了這些話,也幾乎無法阻止群眾向他們獻祭。19但是,有些猶太人從彼西底的安提阿和以哥念來;他們唆使群眾用石頭打保羅,以為他死了,就把他拖到城外。20當門徒們環繞著他時,他站立起來,走回城裏去。第二天,他跟巴拿巴一道往特庇去。 

雖然保羅與巴拿巴的宣教團,在以哥念遭受到生命的威脅,他們不因此而退縮,而是充滿福音的熱忱,反而轉往呂高尼的路司得和特庇兩城以及附近一帶地區,在那些地方繼續傳福音。
保羅與巴拿巴在路司得碰上一件奇特的事,他們被當為神。為何路司得城的百姓會將保羅和巴拿巴視為神?我們需要從呂高尼的傳說來了解。路司得有一個傳說,說希臘眾神明之王宙斯和他的兒子希耳米神有一次化裝來到地上,沒有人接待他們。後來僅有兩個老農夫婦,就是腓利門(Philemon)和他的妻子鮑西絲(Baucis),接待這兩位神。結果全城的人都被宙斯神所滅,只餘腓利門與鮑西絲這一對老農夫婦成為當地「宙斯廟」的守衛。(參閱古羅馬詩人奧維德所寫的道德寓言書《變形記》。Ovid, Metamorphoses, VIII, 611-724.)
所以,當保羅醫好了那瘸腿的人時,路司得的人決意不再犯同樣的錯誤,於是將使徒當成神明的化身。巴拿巴必然是個風采高雅的人,因此他們才把他當作希臘眾神中之王宙斯。希耳米是眾神的傳訊者,而保羅是個講者,他們便稱他為希耳米。
當路司得城的民眾看到使徒保羅和巴拿巴所行的神蹟,而將他們視為神明時,使徒很清楚地表明說:「我不過是人,人性上跟你們一樣。(使徒行傳14:15)這一點提醒我們,清楚認識自己只是「人」的身分是很重要的。在十二章廿二至廿三節作者路加就記載希律王的死因:「他們呼喊說:『這不是凡人的聲音,而是神明的聲音!』主的天使立刻擊打希律,因為他沒有把榮耀歸給上帝。他被蟲咬而死。(使徒行傳14:22-23)
當施洗約翰在面對成群結隊要來接受他施洗的民眾時,有人心裡就猜疑約翰就是基督,但是約翰很清楚表明說:「我用水給你們施洗;可是,有一位能力比我更大的要來,我就是替他脫鞋子也不配。他要用聖靈和火為你們施洗。(路加福音3:16)換言之,施洗約翰也在表明「我不過是人」的信仰認知。
要注意的是,使徒保羅和巴拿巴並沒有因為被人視為神就高興,相反的,他們兩人「撕破衣服,衝進群眾當中」,極力表明他們自己也是人而已,不要將他們視為神明。這一點信仰的態度實在太重要了,如果一個人喜歡被視為神明,在基督信仰裡,這樣的人已經有取代上帝的野心。
越是以人為中心的獨裁政治,越喜歡將人當神。就像塑造有人看到「魚兒往上游」,就立志當總統。幾天前,朝鮮《勞動新聞》1017日頭版頭條報導稱,金正恩最近騎白馬上白頭山預示著將發生震驚世界的歷史大事件。政治造神,是塑造獨裁、極權的手段,無法為人類社會帶來進步價值,只會帶來災難。
創世記的作者告訴我們,人類犯罪的第一步,就是夏娃接受誘惑者的誘惑說,當你吃那顆果子時「你們會像上帝(神明)一樣(創世記3:5)。現在使徒保羅面對同樣的誘惑與試探,他們沒有像夏娃接受誘惑,反倒說了極重要的信仰告白,讓路司得的人知道,「我不過是人,人性上跟你們一樣。」。雖然如此,當地人仍然堅持向他們獻祭,可見人心在一時之間是很難改變的。
接著,保羅對那些道地的外邦人傳福音。對於完全不認識上帝的人,保羅沒有直接說「你們是罪人,當悔改」,他們是先讓群眾認識一切自然和萬物的背後有一位創造天地的永生上帝。這一點對於基督徒在傳福音上有很重要的提醒,若是我們要向完全不認識上帝的人傳福音,先讓對方知道上帝是創造宇宙萬物的獨一真神,再來談上帝在耶穌基督裡的救恩是比較合宜的。
雖然路司得的人民將使徒保羅和巴拿巴視為神明,但是,有人卻遠從二百一十公里彼西底的安提阿,以及卅二公里遠的以哥念來阻止保羅傳福音的事工。這些前來阻擋福音的猶太人叫唆眾人拿石頭打死保羅,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必須要對方死呢?耶穌在世上傳福音時,他教導門徒說:「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善待恨惡你們的;為詛咒你們的人祝福,為侮辱你們的人禱告。(路加福音6:27-28)真正的信仰並不是建立在「仇恨」,而是建立在公義與慈愛,而是要行公義、好憐憫。

三、回到安提阿(14:21-28)
21保羅和巴拿巴在特庇傳福音,使許多人成為門徒。他們回到路司得,然後到以哥念,又到彼西底的安提阿。22他們到處堅固門徒的心,鼓勵他們堅守信仰,又告訴他們:「我們必須經歷許多苦難才能成為上帝國的子民。」23兩人又為各教會按立長老,禱告和禁食後,把他們交託給他們所信靠的主。24兩人經過彼西底地區,到了旁非利亞。25他們在別加傳佈信息,然後去亞大利,26從那裏坐船回安提阿。當初,就是在這地方,他們被交託在上帝的恩典中來從事現在已經完成的工作。27他們回到安提阿,就召集教會的弟兄姊妹,向他們報告上帝怎樣藉著他們工作,怎樣為外邦人開了信仰之門。28他們在那裏跟信徒一起住了好些日子。

這一段記載使徒保羅第一次宣教旅程的最後一站特庇。在特庇的事工比較平安、順利,也有很好的成果。從使徒行傳第二十章四節中我們知道,保羅在特庇得到一位同伴和助手該猶。接著保羅不畏懼之前威脅他們生命的地方,他們還是沿著原路回去,並回到路司得、以哥念、彼西底的安提阿在那裡堅固門徒的心,鼓勵他們堅守信仰,又告訴他們:「我們必須經歷許多苦難才能成為上帝國的子民。(使徒行傳14:22)這句話可說是保羅在第一次宣教旅程中最大的體會。這一句話提醒我們,做上帝的子民會經歷許多的苦難。耶穌在登山寶訓《八福》的最後就這樣提醒門徒說:「為了實行上帝的旨意而受迫害的人多麼有福啊;他們是天國的子民!(馬太福音5:10)因此,對苦難沒有體驗,沒有認識,是很難了解基督信仰與福音的真諦。也很難體會到耶穌基督為何會藉著被釘死十字架見證上帝的救恩。這一點恐怕強調是基督教和其他強調「成功、發大財」的宗教最大的不同之處。
人總是很軟弱,遇見苦難常常會離開信仰。很少人會通過苦難來反省信仰的內涵。或許因為路司得、以哥念的信徒遇見苦難而膽怯,所以,保羅在回程的時候,特別回到路司得、以哥念鼓勵他們堅守信仰。
第廿三節是很重要的記載,第一次有按立長老的記載,讓我們知道第一次宣教旅程裡,使徒已經在各地堂會按立長老來牧養教會。如果根據保羅寫給提摩太的書信來看,關於當時按立長老的規定來看,所設立的長老必須要非常重視自我的道德約束,以及對人的愛,對家庭的管理。
教會領袖必須是一個無可指責的人。他只能有一個妻子;他為人要嚴肅,能管束自己,生活有規律,樂意款待異鄉人。他必須善於教導;不酗酒,不打架,性情溫和,不貪愛錢財。他必須善於處理自己家裏的事,善於管教兒女,使他們知道事事服從。(提摩太前書3:2-4)
我想,保羅在各地所按立的長老也會如此要求。按立長老和設立教會相當重要,因為信徒必須有參與的教會,他的靈性才會長進。早期教會有一位偉大的教父居普良(Cyprian,約200-258)說:「人如果沒有教會作他的母親,上帝就不能作他的父親。」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也說:「沒有人能獨自上天堂去;他一定要找朋友或集合朋友同去。」保羅傳福音不僅栽培個別的基督徒,更要緊的是設立教會,使個別的基督徒有教會的生活。所以,一位漂泊不定的基督徒,他的屬靈生命不會深入,他對教會的參與和認同相對的也弱。因此,我會建議信徒,一旦找到對你靈性培養有幫助的教會,就固定在那裡聚會,好讓你的屬靈生命有個家。
最後在廿七節記載,他們回到安提阿,就召集教會的弟兄姊妹,向他們報告上帝怎樣藉著他們工作,怎樣開路,使外邦人相信。這就是後來教會所召開的會員和會,在和會中間宣教師回覆報告他們所做的事工。就像馬偕牧師在台灣宣教一段時間之後,他回到加拿大長老教會報告他在台灣的福音事工。

現在我們來思考這段經文所要帶給我們的信息是什麼:

一、我們不過是人,不是神
我們必須很清楚知道:只要是人,就不是神。作一位基督徒對這項的認識是最基本的。使徒保羅在路司得醫治那位生來就瘸腿的人,眾人見狀就將他們視為神明,並向他們獻祭。但是他們兩人很清楚的向群眾表示:「我不過是人,人性上跟你們一樣。」
這句話看來簡單,卻說出基督教信仰的一項真理:只要是人,就不是神。人很容易造神,在1974(民國63)國語連續劇上演「包青天」,造成極大的轟動,還沒演完,埔里包公廟「青天堂」已經落成的。
在不久之後,1980年又有一齣很有名的歌仔戲「嘉慶君遊台灣」在電視台上演,造成民間的轟動,十二年後1992年改編成電視連續劇再次上演。根據歷史的考據,大清帝國的儲君嘉慶君根本沒有到過台灣。但是連續劇一演,大家就好像著魔一樣。在連續劇裡,還描寫嘉慶君身旁的將軍李勇如何在竹山護駕。居然有人看完這一集之後,在竹山建造一座「李勇大將軍廟」,將虛構的故事人物當神來拜。
保羅向群眾表明,只要是人,就不是神。這話聽來簡單,但是在台灣的社會與文化裡面,卻是很困難了解的,因為台灣人長期失去心靈的啟蒙。就連淡水也有人供奉蔣介石,高雄旗津有人供奉蔣經國,他們將人當成神來拜。這在基督教信仰來看,這是很大的錯誤。因為將人當成神,只會誤到人的心靈,對人一點幫助都沒有。
使徒保羅也曾經面對教會內部高舉人的情況作出教導,他寫信給哥林多教會時這樣說:「到底亞波羅算甚麼?保羅算甚麼?我們不過是上帝的僕人,要引導你們歸信上帝。(哥林多前書3:5)

二、經歷苦難才能成為上帝國的子民
使徒保羅在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以及寫給提摩太的書信中,都曾提到第一次宣教旅程所遭受到的迫害及苦難(參考哥林多後書11:25)。他說:「我在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這些地方所遭遇、所忍受的迫害,你都知道;但是,主救我脫離了這一切。」(提摩太後書3:11)可見,保羅對第一次旅行宣教的苦難經驗相當的深刻,因為他被路司得的人捧為神明,之後又被眾人拖出城外用石頭打死。好像是洗三溫暖一樣,前面才被歡迎,接著就遇到死亡的苦難。從使徒行傳裡,我們不斷會讀到使徒們所遇到苦難與迫害。這就是宣教的代價。就像耶穌也付上十字架的代價,才完成上帝的救贖。但我們看到使徒保羅並沒有因此而灰心,反而是「焚而不燬」,「打斷手骨,顛倒勇」。
這樣的故事也曾在台灣上演過。馬偕牧師187239日來到淡水,隔年18736月就到三峽做首次佈道。於1876105日正式開設三角湧教會,這是馬偕牧師在北部台灣設立的第十三所教會,也是他在北部宣教史上與艋舺地方並列為最艱難設教的地方。由於三峽地方是具有共同祖籍(福建安溪人)及其血緣與祖師廟信仰崇拜的主神祖師公(陳昭應)有直系血親關係,而從事其根深蒂固的地方信仰,以至馬偕牧師開拓三角湧教會初期二十年間,無法安居於三峽佈道。尤其主後188323月間差點與嚴清華牧師喪命於三峽。
馬偕牧師於主後18791224日在三峽建立第一間禮拜堂(這地點今已無可考究),據說,這所教會不准建立在鎮內,只准建立在八張碼頭附近的街道上。只好設在當時這三峽郊區的渡船碼頭。但馬偕牧師仍不放棄,很不容易才將教會遷建到三峽鎮內(今日民權街128號)。1895年日本治理台灣,來到三峽,遭遇三峽住民之頑抗,禮拜堂當時被遷怒焚毀。後來馬偕牧師向日本政府請求補償教會的損失,於主後1900年元月16日派員協助三峽教會重建(今日民權街178)
上個月,我有機會與美國對華援助協會傅希秋牧師見面、用餐,聽他講述許多中國傳道人與教會受迫害的嚴重情況。現年60歲的曹三強牧師生於中國湖南。上世紀80年代赴美留學,後成為當地一間華人教會的牧師。他常年在中國貧困地區、中緬邊境以及東南亞金三角地區扶貧辦學,他和一些志願者在緬甸北部創辦了十六所學校,並不辭辛苦地往來於中國雲南和緬北佤邦,為孩子們帶去課本、鉛筆和聖經。這些善舉讓當地二千多名學生受益。
20173月,他從緬甸返回中國雲南,途中被邊防武警攔截。曹三強牧師本身持有持美國綠卡,仍被中國雲南普洱市地方法院以「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判處他7年徒刑,這項罪名通常涉及人口販運。
今年(2019.7.25)二審宣判,維持對他的「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的一審判決。幾天前1028日,曹牧師的妹妹去探監,出來後說她的哥哥曹牧師身體極差,精神恍惚,已經瘦到不能再瘦的狀況,隨時有生命危險。
近二千年前早期教會所經歷的苦難,仍不斷在今日的極權國家發生。為受壓迫的人與教會祈禱,也是上帝國宣教的一部分。雖然上帝的子民也會遇到苦難,無論是彼得、或是保羅,他們在宣教上都曾遭遇極大的迫害和苦難。但是,我們深信苦難之下,上帝仍會引導與保守我們勝過邪惡。

問題討論:
1.試舉例我們所知的「造神」現象?社會、政治、宗教上...
2.第一次宣教旅程裡,他們選擇地點與對象,有何原則可循?
3.我們必須經歷許多苦難才能成為上帝國的子民。」這句話對今日教會有哪些提醒?

2019年10月19日 星期六

使徒行傳13:1-12聖靈的差遣

聖靈的差遣
2019.10.20台北濟南長老教會主日講道大綱
黃春生牧師
使徒行傳13:1-12

我們來回顧十二章以前的早期教會處境:
一、宣教對象逐漸的擴展:對四種不同的族群的宣教。
1.向耶路撒冷和猶太地的猶太人。
2.向撒瑪利亞人(半猶太裔)
3.向加入猶太教敬畏上帝的人(使徒行傳10:1)
4.向外邦人、「未得之民」。

二、教會所受壓迫逐漸擴大:
宗教迫害,加上政治迫害。

三、教會看重信仰的教導與傳福音:
「教父學校」(Patristic School)、「安提阿學派」(Antiochene School)

四、聖靈的宣教,擴大至普世:
《使徒行傳》又被稱為《聖靈行傳》。
使徒保羅的第四次宣教旅程。

一、聖靈選派巴拿巴和掃羅(13:1-3)

當時的組織有二種:「先知和教師」
「教師」即師徒制度(Mentorship)裡的「師父」(Mentor)與「學徒」(proteges)的關係。
「執事」翻譯為「教會領袖的助手」(提摩太前書3:8)

安提阿教會五位主要的教牧同工:
1.巴拿巴是希臘化猶太人
2.西面別號「黑漢」拉丁文“Niger”意思是「黑色」
幫忙耶穌背十字架的古利奈人西門,他二個兒子亞歷山大和魯孚也是早期教會信徒所熟悉的(馬可福音15:21)
他(魯孚)的母親就是我的母親(羅馬書16:13)
3.「路求」住在北非古利奈的白種人。
4.馬念是希律.安提帕(Herod Antipas)的玩伴。
5.掃羅,即後來的使徒保羅。

「為祂」(For Him)、「出於祂」(Of Him)、「靠祂」(By Him)

二、第一次宣教旅程,前往塞浦路斯(13:4-5)

「一人信主,全家得救」?
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人就會得救。(使徒行傳16:31)

三、聖靈帶領的宣教(13:6-12)

巴‧耶穌名字的意思是:「救贖之子」,掃羅責備他是「魔鬼的兒子」。
總督士求‧保羅相信「救贖之子」是耶穌基督。

今天這一段經文至少帶給我們二項要緊的教導:

一、願意為了福音的緣故,謙卑獻身

「掃羅」希伯來名字שָׁאוּל (Sha'ul/Saul),意思是「求就得著」。
「保羅」拉丁名字Paulus(希臘文Παῦλος),即「微小」 (small, little)
你們當中誰要作大人物,誰就得作你們的僕人(馬太福音20:26)

你們是靠上帝的恩典、憑信心而得救的;這不是出於你們自己的行為,而是上帝的恩賜。既然不是靠行為,你們就沒有甚麼好誇口的。(以弗所書2:8-9)

二、謙卑讓聖靈來呼召、差遣及帶領我們

聖靈在三方面的工作。
1.聖靈的呼召。
2.聖靈的差遣。
3.聖靈的帶領。

問題討論:
1.請描述早期教會的開始,他們如何「拓展」福音?
2.掃羅變成保羅,這當中有何特殊的意義?
3.我們可以如何體察聖靈的旨意?並讓聖靈來帶領我們?

講道篇

聖靈的差遣
2019.10.20台北濟南長老教會主日講道篇
黃春生牧師
使徒行傳13:1-12
今日我們在禮拜中我們將舉行會員和會改選教會的長老與執事,教會的選舉與地上國度的選舉很不一樣,地上國度的選舉靠的是關係、政見,甚至有人會綁樁買票,但是教會的選舉是每個信徒謙卑尋求聖靈的感動來做決定。小會推薦的每一位執事候選人都是信仰與服事上積極的參與者,被看為適當的人選,被推薦就是一種肯定。近二千年來,教會就是在這種代代傳承裡面為主作見證,將救恩分享給全人類,並不斷朝向新天新地的國度在展開。
我們來回顧使徒行傳十二章以前的早期教會處境,至少從四個層面來看:
一、宣教對象逐漸的擴展:
我們來回顧之前的宣教運動,對四種不同的族群的宣教。
第一,是門徒向耶路撒冷和猶太地的猶太人傳福音。
第二,是腓利向撒瑪利亞人傳福音,撒瑪利亞人是半猶太裔。
第三,是彼得接納外邦人羅馬軍官哥尼流,並為他們施洗;但是主動來找彼得,渴望耶穌的是哥尼流。而哥尼流已經是個敬畏上帝的人(使徒行傳10:1),所以他是與猶太教友好的人,在今天我們會稱他為「慕道友」,他已經慕道一陣子了。
第四,就是今天的經文所提到的。在敘利亞的安提阿,信徒既不是到猶太人或半猶太人當中去傳福音,也不是向已經成為「慕道友」的人傳福音,他們乃是主動「希臘人傳講有關主耶穌的福音(使徒行傳11:20)。至此,我們看到基督的跟隨者,開始向「未得之民」傳揚主耶穌的福音,也就是向「完全沒聽過上帝的人」傳耶穌基督的福音。

二、教會所受壓迫逐漸擴大:
第十一章之前所記載的迫害,都是來自猶太教。但是從第十二章開始對教會的迫害,增加來自羅馬統治者的政治迫害。換言之,原本是宗教迫害,現在增加政治迫害,這讓我們看到,迫害沒有減少,反而是增加,而且力道越來越大。

三、教會看重信仰的教導與傳福音:
安提阿教會自從保羅來到之後,很重視聖經的教導。甚至,建立最早的神學院,第三世紀末最早的神學院,認為是在這裡開設的,被稱為「教父學校」(Patristic School),也被稱為「安提阿學派」(Antiochene School)。安提阿教會是一個看重教導的教會,也造就出許多教會領袖,如巴拿巴、保羅、提多、約翰、馬可、西拉,有聖經學者就指出:「福音書的編輯者是來自安提阿教會。」
最早差派國外宣教師:差派巴拿巴、保羅、提多、約翰、馬可、西拉。甚至,安提阿學派的涅斯多留(Nestorius),他的學生在主後635年將基督教傳入大唐帝國。

四、聖靈的宣教,擴大至普世:
從《使徒行傳》第十三章開始早期教會,特別是安提阿教會,拓展出新的宣教模式。前面記載教會遇到迫害時,被迫四散出去;但在第十三章起,教會是在聖靈推動下,基督徒主動差派宣教師出去。《使徒行傳》又被稱為《聖靈行傳》的主因也在此,是聖靈親自在帶領向普世的宣教,藉著保羅和他的同工們往前推動;福音的範圍也從原來的耶路撒冷、猶太,和撒馬利亞全境,逐漸擴散到普世,為主耶穌作見證(參考使徒行傳1:8)
從第十三章開始主要的記載已經從彼得及耶路撒冷的使徒、同工們轉到保羅這個外邦使徒和他的同工們。《使徒行傳》第十三章一直到第二十八章基本上記載了保羅三次宣教旅程,還有最後一次是保羅上告到羅馬皇帝凱撒,被囚、被審問、被解送到羅馬的過程。所以,也有人把這一段定為使徒保羅第四次宣教旅程。
而第十三、十四章就是記載使徒保羅第一次宣教旅程。現在,我們就來看使徒保羅第一次宣教旅程的展開:

一、聖靈選派巴拿巴和掃羅(13:1-3)
1在安提阿教會中,有幾位先知和教師,就是巴拿巴,西面(別號「黑漢」),古利奈人路求,跟希律王一起長大的馬念,還有掃羅。2當他們在敬拜主、禁食的時候,聖靈對他們說:「你們要為我指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呼召他們來擔任的工作。」3於是他們禁食禱告,給他們按手,派遣他們出去。 

回顧第十一章的記載,我們知道安提阿教會他們很有受教的心,在掃羅的教導下,建立起聖經信仰的根基,又加上巴拿巴善於勸慰的牧養,使得安提阿教會的信徒被稱為基督徒。這樣成熟的教會無法靠一個人的支撐,而需要建議組織或是團隊,當時的組織有二種就是「先知和教師」,在第十一章廿七節時,我就有說明過,根據猶太教的說法,亞當是第一位先知,因為上帝吩咐亞當不可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他也這樣吩咐夏娃了,傳達上帝的話就是「先知」的工作。這種對「先知」角色的理解,在當時的處境是很普遍的。而「教師」就是師徒制度(Mentorship)裡的「師父」(Mentor)與「學徒」(proteges)的關係。這種師徒關係,在早期教會後來的體制化下,逐漸被「長老」與「執事」的職分所取代。提摩太前書第三章八節現代中文譯本就將「執事」翻譯為「教會領袖的助手」,也就是指「長老的助理」。換言之,這裏介紹安提阿教會五位主要的教牧同工:「巴拿巴,西面(別號「黑漢」),古利奈人路求,跟希律王一起長大的馬念,還有掃羅」。這五個人都很獨特,巴拿巴是希臘化猶太人,是耶路撒冷選出七位的同工之一;西面別號「黑漢」(和合本:尼結)拉丁文“Niger”意思是「黑色」,在當時用來稱呼「黑人」。聖經學者認為這位「黑漢」就是當初被羅馬士兵強迫來幫忙耶穌背十字架的古利奈人西門,即路加福音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六節、馬可福音第十五章第廿一節所記載的。他因爲背著十字架,很受感動,後來他也信主了。他二個兒子亞歷山大和魯孚也是早期教會信徒所熟悉的(馬可福音15:21),甚至,使徒保羅在寫羅馬書時,也稱「他(魯孚)的母親就是我的母親(羅馬書16:13)
第三位「路求」,這名字的意思是「白色」,在當時用來稱呼「白人」,他是住在北非古利奈的白種人。第四位馬念是希律.安提帕(Herod Antipas)的玩伴,他跟希律王一起長大,和合本翻譯為「同養」更能表達出他被富有家庭領養,古羅馬時代有錢人常會養一個與自己孩子年紀相當的孩子,陪讀、陪玩。第五位就是最後加入團隊的掃羅。
可見安提阿教會是很特別的,他們不分種族、不分背景、不分地位、不分恩賜,能夠同心教會就越有能力與見證。
第二節聖靈說:「你們要『為我』指派巴拿巴和掃羅」,聖靈在這裡掌權不僅僅是要「為祂」(For Him)去差派,去做上帝召他們去做的工, 也講到是「出於祂」(Of Him)。不僅是為著主,也是出於主。到了第三節的後半,他們又「禁食禱告,給他們按手,派遣他們出去(使徒行傳13:3),就說到也是要「靠祂」(By Him),就是要靠著聖靈,再藉著祈禱才差派他們出去。接著,我們就來看聖靈如何帶領?

二、第一次宣教旅程,前往塞浦路斯(13:4-5)
4巴拿巴和掃羅已經奉聖靈差遣,就下西流基去,從那裏坐船到塞浦路斯。5他們一到撒拉米,就在各猶太人的會堂傳講上帝的道。約翰‧馬可在那裏協助他們的工作。 

巴拿巴和掃羅已經奉聖靈差遣」這句話已經很清楚說明,是聖靈親自在帶領這一次的宣教旅程。他們坐船到塞浦路斯,這地方是巴拿巴的故鄉。這可能是巴拿巴信主後,第一次回自己的故鄉傳福音,就像掃羅信主之後,他回到自己的故鄉大數。他們雖然是一人信主,但他們渴望將福音帶回自己的故鄉。我們常聽到一句話「一人信主,全家得救」,「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人就會得救。(使徒行傳16:31)所指的就像是巴拿巴,他一人信主,但上帝要藉由這個人將福音傳給他的全家,傳給他的故鄉。這也就是為何,他們到塞浦路斯之後,是先到猶太會堂。因為巴拿巴、掃羅本身都是猶太人,他們先向自己的親族、同胞傳福音。
撒拉米是當時塞浦路斯的首府,當地有許多猶太移民與會堂,他們就在那裡傳講上帝的道。第五節提到「約翰‧馬可在那裏協助他們的工作」,約翰‧馬可是巴拿巴的表弟,他也是《馬可福音》的作者,他回到自己母親的故鄉,在這裏傳福音應該特別親切。

三、聖靈帶領的宣教(13:6-12)
6他們走遍全島,一直到了帕弗,在那裏遇到一個名叫巴‧耶穌的術士,是一個猶太人,自稱為先知。7他和本島的總督士求‧保羅頗有交情。總督為人明達;他邀請巴拿巴和掃羅來,要聽上帝的道。8可是,術士以呂馬(以呂馬是他的希臘名字)反對;他想阻止總督接受這信仰。9這時候,掃羅─也就是保羅─被聖靈充滿,就瞪著眼看那術士,10對他說:「你這個魔鬼的兒子!你是一切正義的仇敵,充滿著各樣的邪惡詭詐,故意歪曲主的真理!11現在主的懲罰要臨到你;你要瞎了,暫時看不見日光。」立刻,以呂馬覺得一片黑霧遮住他的眼睛;他到處摸索,求人牽他的手,替他領路。12總督看見所發生的事,就成為信徒;他對有關主的教導覺得很希奇。

第六節說他們走遍全島,塞浦路斯島大概是台灣的一半。在當時已經有完整的環島道路,進行銅礦的開採與運輸。若一天走二十公里,走一圈大概就要三十天。他們大概走了一百四十五公里到了西南方的港口帕弗。這段經文記載了二個人,一個名叫巴‧耶穌的術士,一個叫士求‧保羅
巴‧耶穌這個名字的意思是:耶穌的兒子。「巴」就是兒子的意思。他是被稱為「救贖之子」或是「耶穌的兒子」,而以呂馬是他的名字。這個人後來被掃羅責備,說他是「魔鬼的兒子」,就是虛假的、矇騙人的,完全名不符實的一個人。
總督請巴拿巴和掃羅來,要聽上帝的道,但是以呂馬就在這裡敵擋使徒。這位假的「救贖之子」以呂馬,阻止總督士求‧保羅相信真的「救贖之子——耶穌基督」。(方伯,即省長或譯為總督)所以,聖經在這裡特別提到「掃羅─也就是保羅─被聖靈充滿,就瞪著眼看那術士(使徒行傳13:9)
這讓我們看見,差遣人是聖靈,使人有洞察力與傳福音使命的也是聖靈。保羅能夠有這樣的信心,叫以呂馬瞎眼,是出於聖靈,而不是憑著他自己的意思。所以,保羅是完全被聖靈充滿、被聖靈帶領和被聖靈掌管的一個人。也只有聖靈洞察人心,聖靈使保羅洞察出以呂馬的邪惡,並且使以呂馬暫時看不見。
總督看見所發生的事,就成為信徒。他成為信徒,不是停留在信而已,聖經描述,「他對有關主的教導覺得很希奇。」換言之,他繼續接受關於主的教導。

今天這一段經文至少帶給我們二項要緊的教導:

一、願意為了福音的緣故,謙卑獻身

在第九節裡,原本掃羅的名字在此首次變成「保羅」,這個改變很有意思。「掃羅」是一個希伯來名字שָׁאוּל (Sha'ul/Saul),意思是「求就得著」 (asked for, prayed for),這個名字也是當時猶太人喜歡的名字,「求就得著」,表示他對世界、地位、權力、學問等充滿慾望時,「求就得著」。
而「保羅」則是一個拉丁名字Paulus(希臘文Παῦλος),有「微小」 (small, little) 的意思。會取這個名字很有意思,在塞浦路斯地位最高的總督士求‧保羅,謙卑信主,他的地位雖然在當地是最高的,但今日卻願意成為像他的名字「士求‧保羅」,成為「微小」的。就像耶穌的教導所說:「你們當中誰要作大人物,誰就得作你們的僕人(馬太福音20:26)
或許士求‧保羅信主的事件,也帶給掃羅很大的感動,將他的名字從「求就得著」,改為「微小」,即從「掃羅」改為「保羅」。過去,掃羅是驕傲、自我為義的法利賽派的頂尖傳人,但他信主,又被差派、經歷聖靈的充滿,如今他願意成為那「微小」的一位。使徒保羅曾說:「你們是靠上帝的恩典、憑信心而得救的;這不是出於你們自己的行為,而是上帝的恩賜。既然不是靠行為,你們就沒有甚麼好誇口的。(以弗所書2:8-9)
使徒保羅的名字雖然是「微小」,但他在上帝手中就成為偉大的使徒。音樂家貝多芬(Beethoven)曾說:「巴哈不是小河,巴哈是大海(按:德文Bach是小河)」,巴哈的名字雖是「小河」,但他在上帝手中就成為音樂的大海。彼得的名字是「小石頭」,但他在上帝手中就成為教會的柱石。愛因斯坦(Einstein)的名字,德文意思是「一顆(ein)小石頭(stein)」,而這顆石頭成為現代物理學的基石。
「掃羅」在這裡開始改為「保羅」,除了代表新的開始,更是要提醒他願意為了福音的緣故,謙卑「微小」。今天,我們要舉行會員和會選出我們的長老與執事,就是要選出願意為福音的緣故謙卑服事的同工。
耶穌知道自己要釘十字架,為表示愛門徒到底而為他們洗腳。但耶穌知道門徒心裏有攔阻,彼得認為老師斷不能為學生洗腳,耶穌卻以聖靈的工作來打破權力的界限,作榜樣讓門徒明白,效法祂謙卑到底服侍他人。
今日仍然有很多不同因素攔阻信徒與上帝的關係,如社會認為在高位應受人尊敬,要順服有權者的話,順從權力架構而活,但不要忘了,「耶穌顛覆權力和價值的高低,取了奴僕的樣式,這樣的生命才有真正的公義和慈愛;權勢要聆聽底層卑微者的聲音,才能體現出耶穌基督信仰的核心。」

二、謙卑讓聖靈來呼召、差遣及帶領我們

在今天這段經文中,我們可以看見聖靈在三方面的工作。
1.聖靈的呼召。
聖靈呼召在上帝話語上有裝備的人,而且呼召已經參與事奉的人。聖靈向眾人說話,但祂特別呼召巴拿巴、掃羅,他們已經在上帝話語上裝備自己,又竭力事奉教會。他們二人可以說是安提阿教會最重要的兩位帶領者(leaders),但是,教會卻願意順服,支持他們走出去傳福音。當教會願意支持、差派,教會就越能回應聖靈的呼召。
選舉,聖靈在每人心靈感動
2.聖靈的差遣。
這個宣教團隊是教會禁食祈禱所派遣出去的。除了要有聖靈的呼召,教會還需要同心合一的祈禱,回應上帝對同工的差遣,並在教會的祝福和按手中差派他們前往福音的禾場。這裏所說「禁食祈禱」,是在表達教會全體合一的心志。就像教會在選舉時,我們也需要一起祈禱,讓聖靈在我們每個人的內心來感動我們,選出教會的長老、執事,乃至於教會同工,讓他們被聖靈差遣參與上帝國的建造。
3.聖靈的帶領。
巴拿巴、掃羅既然受派遣出去傳福音,聖靈就會與他們同在,在第四至十二節裡,就記載他們因聖靈的充滿,使他們揭穿術士以呂馬的詭詐,又使總督信主。這一切若沒有聖靈的帶領是無法成就的。
一位傳福音者最基本的認識,就是要知道,福音的工作是聖靈在推動,我們越能以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就越能彰顯出上帝在我們時代的編織。

問題討論:
1.請描述早期教會的開始,他們如何「拓展」福音?
2.掃羅變成保羅,這當中有何特殊的意義?

3.我們可以如何體察聖靈的旨意?並讓聖靈來帶領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