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4日 星期四

我對千禧年的看法

我對千禧年的看法
黃春生牧師

對於要傳講啟示錄的講道者,都必須面對「千禧年」的神學詮釋問題,他才能有清楚的立場傳講啟示錄的信息。從今年(2013)三月起,我開始傳講啟示錄的信息,也需要釐清我對「千禧年」的看法之後,才有辦法解釋啟示錄的末世論問題。

「千禧年」乃依據啟示錄20:6所記載,「那得以包括在頭一次復活中的人是聖潔有福的。第二次的死無權轄制他們;他們要作上帝和基督的祭司,要跟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千禧年時,世上不再有鬥爭與凶殺的情事,世界呈現一片祥和,這是全人類衷心企盼的。「豺狼和綿羊將和平相處;豹子跟小羊一起躺臥。小牛和幼獅一起吃奶;小孩子將看管牠們。母牛和母熊一起吃喝;小牛和小熊一起躺臥。獅子要像牛一樣吃草。吃奶的嬰兒要在毒蛇的洞口玩耍;斷奶的孩子伸手在毒蛇的穴內也不受傷害。在錫安─上帝的聖山上,沒有傷害,也沒有邪惡;正如海洋充滿了水,大地將充滿對上主的認識。」(賽11:6-9)原本相互廝殺的動物,到那時和平共處。所以,基督徒期待耶穌再來時,能帶給世上公義與和平,生活不再有恐懼,生命不再有威脅。千禧年是於七年大災難發生後及新天新地被建立前的一千年的時期,這時主耶穌會親自作王帶領教會管理全地,同時這段期間因魔鬼被祂關在火湖,地球變成了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

兩千多年前,耶穌基督首次來到世上,在十架上犧牲捨己,復活後升天。基督徒相信,耶穌還會再來;而這第二次的來臨,同時也意味著世界即將結束。但耶穌的再臨與千禧年之間,在時間上的關係又如何?目前主要有三種說法:

一、前千禧年派(Premillennialism)
前千禧年派有分成「災後被提」及「災前被提」二種。
1. 前千禧年災後被提(Post-tribulational Premillennialism):
若以橫向的時間軸作為歷史走向,耶穌再臨,是在千禧年之前,稱為「前千禧年」。根據但以理書,大災難歷時七年,景況悽慘。這七年又分成前半段三年半與後半段三年半。「災後被提」論認為,七年大災難結束後,基督徒被提到半空中,迎接基督的再臨,然後與基督一同回到地上享受千禧年,建立基督的國度。此說法是初代教會的主要見解。

2.前千禧年災前被提(Pre-tribulational Premillenialism):
「災前被提」論認為,基督在大災難前便會再來,將基督徒提上天,在災難期間,基督徒是在天上飄著,災難結束後,再回到地上。這種說法基督再臨是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先降至半空中,將基督徒提上天,等七年大災難過後;第二階段降在地上,建立千禧年國度。但是,另外有些神學家仔細研究後認為,並非七年都是大災難,前三年半景況尚好,後三年半才比較悽慘。因此,前三年半還是需要有基督徒在世上傳福音,否則,這時期的未信者,就沒有機會聽到福音。所以,等到災難最悽慘的時候,基督徒再被提升天即可。這種說法是「災中被提」,可歸為修正版的「災前被提」。

二、無千禧年派(Amillennialism)
主張「無千禧年派」認為,耶穌會再來,但千禧年只是聖經寓意的象徵,世上不可能有千禧年;耶穌再來後,人類便進入了永恆。在此之前,地球不可能存在完全的和平,若有,也只在教會裡出現。那些真實地被耶穌的愛感動的人們,在教會群體中活出彼此相愛的樣式,就是「千禧年」。耶穌在天上,地上沒有太平盛世,稱為「無千禧年」。但經文中卻沒理由支持是象徵性時間,因為20:1-7共提及「一千年」六次,且不作任何解釋。按作者的表達方式,若是象徵必會予以啟示或解釋,因此「一千年」理應按字義解經原則,乃指實質的「一千年」國度。

三、後千禧年派(Postmillennialism)
宗教改革時期──馬丁路德、加爾文則相信「無千禧年」的說法;普世宣教運動之後,開始有人持「後千禧年」看法。換言之,後千禧年是較為近代的想法

普世宣教運動可以從十七、十八世紀說起,當時英國有一位皮鞋匠William Carey,認為福音不應該只留在英國,於是結束了皮鞋店的生意,遠渡重洋至印度翻譯聖經,傳揚基督福音,普世宣教運動因此展開。緊接著,蘇格蘭、英格蘭、加拿大等國的教會,紛紛開始差派宣教士出去宣教。台灣也是因為這波普世宣教運動,在晚期時有宣教士來台灣建立教會。當時,普世宣教運動正值理性主義、科學進展、文藝復興、自由主義等百家爭鳴世界。故此,當時的教會充滿盼望,認為只要認真傳福音,並努力發展教育、科學,總有一天世上所有問題都能解決,並且人人信主,這就是「後千禧年」。因此,教會必須先預備好世界,耶穌再臨只要作王即可,地上就會建立起天堂般的國度。所以,後千禧年又稱作「樂觀主義」。但事實上,通過理性、教育、科學並沒有建立天堂般的千禧年國度,反而是帶來二次的世界大戰,甚至道德也逐漸淪喪,瘟疫、地震頻傳。

結論
我個人認為,無千禧年無法解釋「頭一次的復活」(啟20:6),無法解釋基督在世上統治做王的「千禧年」。而後千禧年派是普世宣教後產生的理論,對人性太過於樂觀,且不見基督臨在統治作王。此外,在前千禧年派中,主張災前被提也有缺失,因為基督徒災前被提,在災難中「先逃」有違基督徒的福音責任;若是災後被提的話,則基督徒在大災難中還可以傳揚拯救的福音,因為上帝不願一人沉淪。(參考彼後3:9)

截至目前為止,這三種說法都有其弱點,因為我們所能根據的聖經經文都十分有限,若要根據有限的經文,來產生某種理論,是比較危險的作法。雖然沒有一種說法是確切的,但要詮釋啟示錄時,卻必須有個時間基礎,因此這三種說法,大家可以各自斟酌。只是,我個人接納的末世論是「前千禧年」,被提的時間是在「災後被提」。因此,我也會從這個角度來詮釋啟示錄。


沒有留言: